在线客服
公司注册

大宋律政风云:相州案引发北京赛车的官场地震

作者:admin

2019-01-10 09:55

  大宋律政风云:相州&&&案引发北京赛车的官场地震北宋年间(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前后)在相州(今年的河南安阳附近)活跃着一个打家劫舍三人组。其中团伙老大是师父,另二人则是团伙老大的徒弟。因为都是特别小的小人物,他们的姓名已经湮没不闻。

  有一次,这个劫盗团伙在抢劫一户人家时,被邻里发现,驱逐而散。团伙老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老大给俩徒弟下了一个指令:“自今劫人,有救者先杀之。”徒弟说,赞!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劫盗团伙又去抢劫另一户人家。那户主是一位单身的老妪,三劫盗将她缚起来,“榜棰求货”,严刑拷打,逼她交出财物。老妪哀号,她的邻居听到哀号之声,心中不忍,便过去劝说劫盗:“这老人家也没什么财产,你们这么将她打死了也没有用。”盗魁的徒弟一怒之下,将那多管闲事的邻人刺死了。

  时相州有三 人打劫取财,为邻里所逐而逃散。“既而为魁者 谓其徒曰: ‘自今劫人,有救者先杀之。’众诺。他 日,又劫一家,执其老妪,搒捶求货,邻人不忍其号 呼,来语贼曰: ‘此妪更无他货,可惜搒死。’其徒 即刺杀之。”

  大宋官府,很快就将三名劫盗抓获。法官按《宋刑统·贼盗律》规定:“强盗不得财,徒二年;……伤人者,绞;杀人者,斩;杀伤奴婢亦同;虽非财主,但因盗杀伤,皆是。”判三名劫盗死罪。经河北西路提刑司核准,三名劫盗被执行死刑。

  这是中国历史长河中再普通不过的一起刑事案件,然而就是这个刑事案件几年后震动整个北宋官场。

  在三年后,熙宁末年(约1077年),有一个叫作周清的官员率先对相州案的判决提出质疑,认为适用的法律条款有问题:

  “凡杀人,虽已死,其为从者被执,虽考掠,若能先引服,皆从按问,欲举律减一等”。

  本案中,虽然有团伙老大对徒弟说:“有救者先杀之。” 所以可以判断,团伙老大才是这个杀人案的主犯,动手杀人的两个徒弟只是执行团伙老大的命令,应为从犯。另外他们被捕后,“至狱先引服”,属于自首。依照熙宁新法,刑罚应当减轻。相州当地的地方法院却判他们死刑,刑部也没有驳正,“皆为失入死罪之错判”。

  周清驳相州狱案曰: 新法,凡杀人,虽已死,其 从犯被擒获,虽经拷掠,如能先坦白者,皆从按问 欲举律减四等。今盗之魁首命令其徒从,凡有来 救者先杀之。其徒从遂以魁首之言杀来救的邻 人,则魁首为首犯,徒从为从犯。又犯人到案后能 先坦白,当减刑等。而相州官府却处以死刑,刑部 也未驳正,皆为失入死罪之错判。

  这个周法官,是有点来头的。周清,原为江宁府的司法官,因有才干,被时任宰相的王安石相中,提拔进宰相直属机关——中书刑房任堂后官,负责抽查往年的刑事判决档案,若发现有错判、误判或有疑点的判决,有权提出反驳。

  既然周法官的任务就是抽查往年的判决,当然也是背着KPI的。你啥都查不出来,大家最高兴,但是显然他的KPI就完不成。所以王安石变法的时候搞了一个激励:

  “若刑房能较审刑院、大理寺、刑部断狱违法得当者,一事迁一官。”

  在这种激励下,周法官于是刑房官吏天天取旧案复查, “吹毛以求其失”。周清由此四年内自三司大将 升迁至供备库使、行堂后官事。

  所以周清计较相州三劫盗案的判决,主观上是为积累自己的声望与官资。但是客观上起到了促进司法公正,推动社会进步:罪犯的合法权利也是权利。

  从律法上来说,周法官的质疑是站得住脚的,所以宋神宗便将案子交给大理寺复核。负责复核的大寺理窦平、周孝恭认为,盗魁固然交待过徒弟,“有救者先杀之”,但这里的“救者”,显然是指“执兵仗来斗者也”,而本案中,被杀死的邻人只是“以好言劝之”,并不是带着武器前来救援之人,盗徒出手将他杀死,是主犯,不可认定为从犯,依律当判死刑。相州的判决没什么差错。

  大理寺又去请示周清的上司、中书刑房检正公事刘奉世。刘奉世说:“君为法官,自图之,何必相示?”窦周二人又说:“然则此案不可认定为‘失入死罪’。”刘奉世说:“君自当依法,没有人指示此案必须裁定为‘失入死罪’。”于是大理寺作出对相州案的复核裁决:相州案不存在“失入死罪”的错判。驳回周清的请求。

  周清不服,坚持相州案判决不当,要求再议。于是宋神宗又将案子交刑部审议。刑部的法官最后认为,周清的质疑有道理,相州案的判决有失误。理寺对此裁定肯定也不服啊。

  正当大理寺与刑部、周清展开大辩论之时,案件的性质发生了戏剧性变化。皇城司(类似于锦衣卫)牵涉进来了,他们向宋神宗报告:发现相州的法官潘开带着财物来到京师,向大理寺法官行贿三千贯钱。(相当于今天的300万)

  原来,当年在相州负责审判三劫盗案的主审法官,叫作陈安民,如今已另迁他官,他听说周清正在驳正这个案子,心里很是慌张,担心会被问责,赶紧“诣京师,历抵亲识求救”。又给相州的现任法官潘开写了一封信:“大事不妙。尔宜自来照管法司。”

  相州现任法官潘开便带了一笔钱来到开封疏通关系。恰好有一个叫高在等的相州人,在司农寺当公务员,与潘开相识,潘开便托他找找门路。高在等也看中了潘开带来的财货,说他认识大理寺的法官,这事包在他身上,你放心。

  可惜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走漏了风声,被皇城司打听到了并且立即报告给了皇帝。贿赂法官,妨碍司法公正,坏我大宋法度,这还了得!神宗立即指示开封府查潘开行贿一事。

  从原来的判决是否存在误判的问题,升级成相州法官是否妨碍司法公正的问题。

  大理寺驳回周清的翻案到底是是按照法条得出的判决,还是确实收受了好处?是否还有更高的指示?是否北宋司法也存在塌方性腐败的大问题。

  既然事关朝廷的法度,开封府立即审讯了相州现任法官潘开及相关证人。然而发现了一个非常搞笑的情况:这个负责疏通关节的高在等就是个骗子,他根本没有把钱送进大理寺。自己给私吞了。大理寺的官员都说从来没有见过潘开这个人,所谓“赍三千余缗赂大理”只是谣传。

  这么来说,大理寺的重审是没有受到外界收买,确实是客观的裁决。要说大理寺收钱枉法证据链是不完整的。

  开封府掘地三尺都没有发现更多的行贿受贿证据,只发现一封陈安民交代潘开打点上下的书信:有干预司法的企图,但是犯罪行为被黑吃黑了。

  这么来说,大理寺的判决是有他道理的,并不存在司法腐败。如果没有人兴风作浪,这件事也就到此结束了。

  然而,这个时候有个谏官蔡确(当时的官方大V,只管开炮)跳出来了,你们知道当时原审法官,陈安民是谁不?他的背景可不简单了!

  所以呢,这个事情,事连大臣,开封府肯定没法弄了,必须将案子移交御史台审讯。

  好了,这下案子从一个关于司法公正的案子,又升级成了诏案,宋神宗亲自督办的天字号大案。

  “近降相州吏人于法寺请求失入死罪刑名事,缘开封府刑狱与法寺日有相干,深恐上下忌疑,不尽情推劾,致奸贼之吏得以幸免。宜移送御史台。”

  御史台狱是重大案件的审讯机 构,也是宋代诏狱的常设机构。宋代设立诏狱或 案件移送诏狱审讯,通常由皇帝批复颁诏。这一 案件至此便作为诏狱来审理。

  然而御史台审讯了十多天,案犯供状与开封 府狱审讯的结果相同。宰相王珪奏请神宗,令蔡确共同审讯此案。

  如果当时的宰相吴充在场,那么这个提议会被否掉的,可惜不巧的是那天正好宰相吴充身体不适,没来上班。让这个提议通过了。大V蔡确成了这个案子的主审官员。

  蔡确于是派大理寺丞刘仲弓把前面判案的法官窦平、周孝恭等一干人等统统抓了起来。宋朝是对文官相当客气的朝代,刑不上士大夫。文官只要不是谋反,基本上没有被杀头的。犯事了抓起来也是以礼相待,也不轻易上刑,所以御史台审了十多天还是拿不到想要的口供。

  然而这个蔡确根本不管这些,我不打你,但是我有的是办法整死你。每天把所有的嫌犯,统统带着重枷,然后绑着在太阳底下晒,要嫌犯交代受贿的事情。

  然后把这些原来大理寺高高在上的官员,跟什么杀人犯,死刑犯统统关在一起,住最拥挤的廉租房,一起吃喝拉撒。吃饭更是崩溃,不管吃什么,把所有的饭菜统统倒在一个大盆里,拿根大杵搅拌,然后向喂猪一样分给这些凡人。

  “枷缚暴于日中,凡五十七 日,求其受贿事”,瑑瑣然皆无事实。蔡确并不死心, 凡朝士被系者,蔡确命令“狱卒与之同室而处,同 席而寝,饮食旋溷共在一室,置大盆于前,凡馈食 者羮饭饼饵悉投其中,以杓匀搅,分饲之如犬豕, 置不问”。

  要知道这些人犯,原来是高高在上的最高官,白面书生,受人尊敬。现在天天背着个几十斤重的枷锁,在太阳底下搞成晒鱼干,逼问口供。每天被当成猪一样,喂养。很多人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你说啥就是啥。你要啥口供就给啥口供。

  最后从陈安民口里要出来一句,这件事情曾经告诉过宰相吴充,吴充说他会上心的

  蔡确得到陈安民的供词,心中窃喜,跟审案人邓润甫通个气,准备告诉老板去。

  然而蔡确终究按捺不住,隔了一天来见神宗,准备汇报陈安民招供不讳、宰相吴充涉嫌受请托一事。但行至殿门时,皇帝拒绝见他:滚,不想见你!

  随后,便接到神宗手诏:“闻御史台勘相州法司颇失宜,遣知谏院黄履、勾当御药院李舜举,据见禁人款状引问,证验有无不同,结罪保明以闻。”

  在宋朝,为防止出现冤案、错案,徒刑以上的刑案,在庭审结束之后,都必须启动“录问”的程序,即由一位未参加庭审、依法不必回避的法官核查案状,再提审被告人,读示罪状,核对供词,询问被告人所供是否属实。

  这为啥皇帝原来钦点了蔡确判案,蔡确拿到口供后又不愿意见蔡确了呢?

  原来邓润甫实在看不下蔡确这么胡搞了,所以在蔡确拿到口供之后的次日,邓润甫利用在给神宗讲课时,借机告诉皇帝:

  “相州狱甚冤,大理寺实未尝纳赂。而蔡确深探其狱,枝蔓不已。窦平等皆朝士,榜掠身无全肤,皆衔冤自诬。乞早结正。”

  宋神宗听了邓润甫与上官均的报告,认为祖制刑不上士大夫,这么乱搞舆论报到出了问题,谁来负责,“甚骇异”,所以当蔡确来的时候连面都不愿见。

  皇帝派的知谏院黄履、勾当御药院李舜举复合录问,居然发现周孝恭、潘开等三十余人都没有喊冤的,服服帖帖的。只有一个窦平在喊冤,称原供状内“十有八事皆虚”。不过,黄履、李舜举验看他的身体,发现“拷掠之痕则无之”,显然他并未受到严重的刑讯逼供,邓润甫之前所说的“榜掠身无全肤”,看来是不实之词。

  这就尴尬了,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个蔡确果然不简单,他这招非常高明:

  他知道后面有录问这道程序,所以,他隔三差五把这些人拖出来,来一次模拟考试。

  如果有人翻案,回去暴打一顿,继续虐待。然后再来二模,三模,不停地来模拟录问这套程序。

  犯人都被搞出巴甫洛夫效应了,你再怎么问,也不翻案了。我怎么知道你这是真的还是模拟考试。所以当皇帝派来的人真要录问的时候,啥都问不出来。

  因为他知道,肯定会有人打报告。想要让别人真话失去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真话里掺点假话。然后让整个真话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而且这个家伙,牛到自己不开口,就把假话传了出去。那次邓润甫夜里在御史台听到的“严刑拷打的哭爹喊娘的刑讯逼供声”,并非窦平等人被讯问,而是御史台法官在讯问其他案子的犯人。给其他人一个错觉,就是他刑讯逼供。

  所以当黄履、李舜举录问完毕,回去向神宗皇帝报告,说除了窦平,其他人等都没有喊冤翻供,而窦平本人身上也不见拷掠之痕。也就是说,邓润甫说的话,有水分。

  蔡确又趁机补刀,邓润甫与上官均见陈安民请求执政情节,有意开脱,“恐臣论列,故造飞语以中伤臣”。这次录问,二人又“意欲开诱罪人翻异,而罪人了无异辞”,黄履与李舜举两位大人可以作证。

  新任御史中丞肃清自己的绊脚石后,继续审讯相州案及由其衍生的潘开行贿案。这次更加放开手脚了。蔡确逮捕了陈安民的外甥、大理寺评事文及甫。文及甫恐惧,供认曾将大理寺复核相州案一事禀告了他的岳父、宰相吴充,吴充允诺会关注此事。与陈安民的供词一致。文及甫还供称,曾嘱托太常博士吴安持过问相州案。

  蔡确从外围开始抓起,逮捕了中书刑房检正公事刘奉世,并恫吓他:大理寺的法官已供认受了你的风旨行事,你还不认罪?刘奉世心里疑惧,称自己是受了吴安持的嘱托。

  说起来,刘奉世与吴家渊源匪浅,刘氏原供职于枢密院,时任枢密使的正是吴充,后吴充拜相,便奏请将刘奉世调入中书刑房,任检正公事一职。

  到这里,蔡确将目标锁定在吴安持身上,奏请逮捕吴安持问讯。但神宗皇帝顾及宰相吴充的身份,北京赛车没有答应逮捕,“特免追摄”,由制勘院“遣人就问”。然而吴安持恐被逮系下狱,承认 亦曾请托刘奉世。

  当时受牵连的还有前宰相韩琦之子时任三司副使的韩忠彦。因为韩琦在相州案发生的时候正好,担任相州的知州。相州案的判决有韩琦的签字。所以这个事情追究下来,都跑不掉。

  调查到此,这个小小的刑事案,撬动了北宋两个宰相的儿子,一堆朝廷要员。而且理出一条牵涉众多的利益链条。

  1. 陈安民在任相州签书判官时,主审三劫盗杀人一案,判决失当;又因害怕旧案被驳正,北京赛车平台:便向他的外甥、大理寺评事文及甫请托。

  2. 文及甫受陈安民之请,又转托于他的大舅子、宰相吴充之子吴安持。

  3. 吴安持受托,嘱咐跟吴家关系密切的中书刑房检正公事刘奉世帮忙。

  5. 大理寺法官窦平、周孝恭承刘奉世风旨,遂认定相州案的原判不存在过错,驳回周清的质难。

  大理 寺详议官周孝恭、大理评事文及甫,冲替;自余连 坐者十余人。

  宰相吴充因其子 卷入案子而上表请退,阖门待罪者三四次,最后在 神宗催促下才上朝视事。

  而这个处分结果公布后,蔡确还不满意,多次率领御史登对、上书,说对吴安持的惩处太轻了。蔡确之所以盯着吴安持不放,自然意在其父吴充。对蔡确的穷追不舍,宋神宗也有些反感,反问蔡确:“子弟为亲识请托,不得已而应之,此亦常事,何足深罪?卿辈但欲共攻吴充去之,此何意也?”并将蔡确等人的奏札退了回去。那几个御史这才停止攻击。

  如果把这个案子放到历史大背景下面看,就更有意思了。宋神宗最后追问蔡确的意欲何为?也是一种拷问。蔡确意欲何为呢?

  这场案子,发生在1077年,此时王安石变法陷入了困境。在翻案发生的前一年,1076年王安石辞去宰相,从此隐居江宁,法令亦陆续被废止。

  此时把持朝纲的是反对变法的旧派势力。陈安民是旧派,吴充是旧派,吴安持是旧派,韩忠彦也是。而最开始搞事的周清,蔡确,都是王安石变法的新派。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地方刑事案件,最后发展到牵动大半个朝廷的惊天大案。光介绍这个案子,CCTV12法制频道拍了上中下三集,过程起伏曲折,背后暗流涌动。这个案子如果从人性的角度,从司法的角度,都很有意思。这么好的题材没有被改编成电视剧,白瞎了国内这帮编剧。

  5、委托代理人办理的,还应当提交经营者签署的《委托代理人证明》及委托代理人身份证复印件。

  特朗普指责俄方先违反了《中导条约》,并表示美国将退出这一已经签署了30多年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控条约。

  以上各项未提交复印件的,应当提交原件;提交复印件的,应当“与原件一致”并由个体工商户经营者或者由其委托的代理人签字

  日本政府2018年版《防卫白皮书》继续兜售“”的陈词滥调。目的就是为其推动修宪扩军找借口、做铺垫。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公司凭借扎实稳健的步伐,企汇已经逐渐成长为行业内独具一格的新锐力量。展望未来,企汇继续主张创新发展,以创业服务为基石,不盲目跟风,不随波逐流,专注开发品质卓越、贴合企业需求的优质服务。

  从大量案件中,我们做了一个归纳总结,把家庭因素分为三种类型:一是家庭宠溺型,有些孩子从小娇生惯养、家长在长期迁就放纵,甚至满足孩子的过分要求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会导致他们在生活上好逸恶劳,成为家里的小霸王,接触社会过程中愈发逞强好胜、打架斗殴,这也为以后的成长埋下了可怕的隐患。二是望子成龙型,有的父母望子成龙心切,对孩子学习和言行要求苛刻,稍有过错,就会呵斥谩骂,或者对其采取粗暴的棍棒教育,未成年人有的会因此而离家出走或被其家长撵逐出门的事例也时有发生,加之外界不法分子的影响,未成年人便会很容易走上犯罪的道路。三是家庭缺失型,父母离异或丧偶的单亲家庭、独立打工与父母分离缺少家庭生活和亲情抚慰的家庭,这些家庭没有给未成年人应有的关爱与温情,不仅会导致亲子关系的疏远,孩子还可能因此受到同龄人的歧视冷落,久而久之,心理的阴影集聚难消,会影响其生活道路的选择。

  以上消息来自互联网,本网不对以上信息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负责.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注册建筑劳务公司,“命中率”超过62%。近年来,进口水产品逐渐突破价格阻力,龙虾、三文鱼等“游”上寻常百姓餐桌。上海归类分中心专赴水产行业协会调研,请对方提供销量看涨的水产品***,同时前往部分进口商店进行一线印证,并通过系统大数据分析,最终锁定冻煮北极甜虾。2016年,上海归类分中心成功促使冻煮北极甜虾进口关税降至10%,此后效果明显,进口增幅达50%。据此,分中心继续建言,促使更多品种的进口冻虾税率于去年12月1日降至2%。“我们会持续关注跟踪降税效果。上海归类分中心税则调研科科长许秀融告诉记者,数据显示,从去年降税实施到今年5月底,其他冻虾的进口货值猛增126%,远超预期效果,“我们的关员还专门跑到菜场,水产摊贩说。

  此外,不少父母对法律特别是少年犯罪的相关知识一无所知。所以此时,亲职教育的介入就非常必要。所以我建议,呼吁尽快推动强制性亲职教育,这是强化父母监护法律责任的迫切要求,也是对国家亲权责任的具体落实、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合理选择。

  1. 本网凡注明“稿件来源:本网原创”的所有作品。转载请必须同时注明本网名称及链接。

  本报文城1月9日电 (记者李佳飞 通讯员云明慧)1月9日上午,旨在让“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的“文昌微法院”平台正式上线。据悉,这是我省首个启用的“微法院”平台。通过该平台,群众可以少跑甚至不跑法院现场,即可办理诉讼等业务。